香港青年又闹接力绝食 声称禁食28小时
2014-12-09 09:10:37
  • 0
  • 0
  • 0
  • 0

在“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饮葡萄糖水”的“绝食”行动草草收场后,有香港市民昨晚(12月7日)在网上再发起所谓“接力绝食”,即“禁食28小时”行动,每晚由至少2人开始禁食,时间届满后由其他市民继续接力进行,其间会饮用电解质饮料,另有数十人也已在家开始接力禁食。发起人王善儿声称,他们不是要声援绝食学生,而是想唤醒每个港人都可为未来尽力,促政府尽快与学生开展对话。香港特首梁振英7日表示,特区政府一直根据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有关决定进行政改,有关工作从没停止,并无重启的问题。他认为有关人员提出重启政改的要求并不可行,显示他们不了解基本法的内容、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有关决定,以及根据基本法和人大常委会的决定进行政改的必须程序。

旺角在昨晚(12月7日)再有两百多人聚集,声称要购物,又举起“我要真普选”的标语牌。

学民思潮两名成员吴文谦及郑奕琳,昨(12月7日)在医生监察下继续坚持。日前因身体虚弱送院的黄子悦仍需留医,学民召集人黄之锋希望梁振英可前往探望。有家长昨天早晨(12月7日)则送来紫星花盆栽打气,亦有人发起自发禁食促政府重启对话。

至昨晚(12月7日)8时,绝食超过90小时的吴文谦及郑奕琳,由医疗队义工医生定时量度各种维生指数,血糖值分别为3.6及3.9,体温正常但血压稍高,出入均须由其他成员以轮椅协助。吴文谦前晚(12月6日)因脚痹,在医生建议下饮用一小口电解质饮料,郑奕琳则继续只饮清水;二人情况稳定,精神不俗,日间大部份时间坐着休息,又不时翻看市民写下的留言册。

日前陆续因身体虚弱停止绝食,学民召集人黄之锋表示,自己及卢彦慧身体状况良好,惟黄子悦因体重暴跌,前晚(12月6日)在医院抽血检查后仍需留医。他批评特首梁振英及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在学生绝食超过120小时及入院后,仍不知所终拒绝对话,质问若绝食者是他们子女会否探望。他表示暂时无计划再加入新绝食者,又因无足够医护人手,亦不建议市民自发加入。

约10名家长昨天早晨(12月7日)到政府总部外,声援绝食的学民思潮学生,他们将一封请愿信交给政府代表,再带同慰问卡和5盆紫星花前往绝食者留守的帐幕,探望仍在绝食的吴文谦和郑奕琳。代表梁洁卿表示,紫星花寓意绝食学生如同繁星照亮港人,成功凝聚社会对普选的关注,感谢学生的付出。

《环球时报》社评今天(12月8日)评价“接力绝食”是“饿不起又要表演的秀”。评论称,包括黄之锋在内,之前几名绝食的学生都十七八岁,对这个年龄人的激进政治行为,社会是很难说出重话的。这个年龄段的人通常的确“坏不到哪儿去”,但他们有可能很幼稚,有意无意充当社会情绪的非理性释放工具,而且对自己的幼稚和糟糕角色全然不知。同时,评论指出,整个香港要陪着“占中”的学生当“大课堂”,以香港的命运作为赌注,让这些孩子“经风雨见世面”。如今香港的法治陷入了危机,全球资本对香港前途有了担心,东亚很多有竞争力的城市对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虎视眈眈,而香港是这些学生和他们亲属的家。香港这批闹事的学生是中华社会时下最缺少判断力、其行为方向与主流社会长远利益偏离最远、同时也最自以为是的学生群体。他们同时受到西方价值观的洗脑、香港成年社会激进力量的挑唆、台湾“太阳花学运”的刺激,以及各种激烈竞争的压力。他们焦虑而冲动,所有这些情绪在街头混乱“爆发”。

观察者网综合香港《文汇报》、苹果日报等消息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