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方再拘4人 冲击立法会暴力分子大起底
2014-11-21 15:16:14
  • 0
  • 0
  • 0
  • 0

香港立法会19日凌晨遭到冲击,酿成金钟“占领区”自“占中”以来最严重暴力事件。香港舆论昨日披露了部分暴徒身份。观察者网同日引述报道内容,介绍了冲击立法会者疑似来自极端组织“热血公民”,领导者疑为《热血时报》主持人,绰号“法国佬”,冲击活动还引发“占中”者内讧。

昨日,香港警方再拘4人,冲击立法会后的被拘人数升至10人,被捕者中既有泛民派亲密战友,也有中六青年。


19日凌晨,香港立法会受到冲击

4名被捕者出自“热血公民”

据香港《文汇报》20日报道,警方19日逮捕6名参与冲砸的示威者,其中4人虽然没有承认属于哪个群体,但多方面调查显示,他们经常参加“热血公民”组织的活动,应该是其成员。其中穿红色衣服、带头用铁马砸立法会玻璃门的人,就是早前参加旺角街头论坛的《热血时报》主持人,绰号“法国佬”。报道称,“热血公民”早在本月初就积极策划“做一件令全港关注的大事”,他们此次冲砸立法会,是因为不甘心旺角即将被清场,因此到金钟闹事并将行动升级,一方面挑起公众关注;另一方面要把手伸向金钟“占领区”,企图扩大地盘。《东方日报》称,“热血公民”成员因为经常戴口罩行动,被称为“口罩党”。被捕的6人年龄在18岁至24岁之间,有5人都是学历低、沉迷网络的愤世青年,其中一人因与未成年少女发生性关系而有案底,其他人无犯罪前科。

“热血公民”是香港反对派的极端激进团体,创办人为泛民立法会议员黄毓民(观察者网注:曾制造“向特首掷杯”等事件)、黄洋达及其妻子陈秀慧等。他们运营《热血时报》网站、网台和出版刊物,同时在香港各处主办及协办了多项“社会活动”,吸引了不少“双失”及无业游民加入。在黄毓民、黄洋达的策动下,他们人虽不多,据称有300多人参加了各区“占领”行动,但一直扮演直接对抗警方及策动暴力事件的角色,其中数十人还是“敢死队”和“冲锋队”成员,一般都准备了头盔、眼罩、口罩、尖头雨伞和手套等装备。9月28日“占中”爆发时,黄洋达就站在梯子上鼓动示威者不断冲击警方防线,成为现场最活跃的搞事者之一。虽然黄洋达声称是独立行动,没有与学联、学民思潮和“占中三丑”联络,但10月初他们曾进行协调,“热血公民”主要负责旺角。10月17日清晨警方顺利清除弥敦道部分路障后,“热血公民”成立“第一线冲锋队”,于当天晚上及18日午夜冲击警方,之后又策动了多次暴力事件,令旺角成为香港最危险的地方。


黄洋达与黄毓民

警方昨日再拘捕四名男子

另据《星岛日报》报道,警方20日再拘捕四名男子。被捕者包括网媒《本土新闻》总编辑梁锦祥、“热血公民”成员及中六学生。警方表示,梁锦祥被在场人士拍摄到疑参与指挥示威者,涉嫌“怀疑策划冲击行动”。至此,冲击立法会以来,警方至少拘捕十人,今晨行动仍在进行中。

现年五十四岁的梁锦祥,加入新闻界逾二十年,任职国际新闻翻译,多年来一直积极参与社会运动,现是网媒《本土新闻》总编辑,亦是“My Radio”台长,每周与立法会议员黄毓民一起主持两天节目,评论时事言论尖锐,被认为是黄毓民亲密战友。

除梁锦祥,警方20日分别在黄大仙、观塘及鰂鱼涌拘捕三名男子,包括姓黄及姓周男子、十七岁姓李中六学生。他们涉嫌在本月十八日在网上号召他人包围、冲击破坏立法会大楼,并参与冲击活动,涉“有犯罪或不诚实意图而取用电脑”及“非法集结”罪名被扣查,案件由商业罪案调查科跟进。

警方至今至少拘捕十名男子,当中前日被捕六名疑犯(十八至二十四岁),分别涉嫌“刑事毁坏”和“袭警”,昨被警方落案检控,今日在东区裁判法院提堂。

梁锦祥与黄毓民

旺角清场行动引担忧

对于策划冲击立法会,黄洋达矢口否认。不过,他旗下的《热血时报》19日不断在网上发表文章,力挺事件只是撞击死物,没有伤人,是合理行为,赞扬暴徒“他们能鼓起勇气,尝试将升级行动,打破缺口已经很了不起”。香港《大公报》消息称,初步预计最快下周二才会开始移除旺角的障碍物。目前,为了抗拒法院禁制令,“热血公民”在旺角囤积了大量防清场装备,“预计旺角的清障和清场行动将会遇到更多的阻挠,有可能酿造大规模的暴力冲突事件”。

学联和泛民政党等纷纷与“热血公民”划清界限。《星岛日报》20日披露称,学联闯北京失败后,香港媒体盛传中央可能掌握500人的“黑名单”,300名“占中”支持者正计划分批经不同内地关口试图入境。深圳方面高度关注,19日从清晨通关开始,就派出大批机动训练大队人员分成多个小组,分布在罗湖口岸不同的位置巡视,并配备警棍和防爆头盔等,提防有人冲击引发骚乱。

泛民纵容酿成的恶果

香港舆论分析认为,虽然学联等严厉谴责“热血公民”,使“占领行动”因此分裂,但原因是他们认为“热血公民”乱来,坏了反对派的大事。按照反对派的如意算盘,原本是安排“热血公民”等极端激进组织在旺角盘踞,准备用暴力手段来对付清场。而金钟“占领区”则需要保持所谓“和平与非暴力”的形象,以利于鼓动民众和学生长期“占领”。“热血公民”的行动实质上是把反对派的面纱撕了下来。《东方日报》称,所谓“和平占中”口号已破产。《大公报》称,虽然反对派有人唱黑脸,有人唱白脸,但无论如何掩饰,也无论在民意反弹之下做出何种切割,“暴力就是暴力,始终脱不了关系”。

《星岛日报》社论称,激进分子的行动越来越粗暴,正是得到泛民早期的纵容,同时“占领行动”制造了一个方便激进行动的环境。泛民和学生组织根本控制不了这批人,“占领”一日不散,就一日提供他们捣乱的机会。

观察者网综合环球时报、星岛日报消息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