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东:网络安全与中美关系 -------斯诺登事件的启示
2014-06-07 17:57:19
  • 0
  • 0
  • 1
  • 0

一斯诺登事件与中美互动关系状态

(一)斯诺登事件与美国对华战略的含义

1、从美国对华总体战略规划看待斯诺登事件与美对华网络安全政策的本质。

(1)美国绝对安全观与网络空间成为大国竞争新领域现实,决定了美国对所有可能威胁其霸权的国家的立场。美国对华战略意图依然是以压促变,一劳永逸地消除中国挑战美国霸权的任何可能性。

(2)美国对华政策制定中存在围堵派与融合派角力现象,形成其长期以来对华战略不稳定的态势。要促使对华围堵成为持久对华战略,这派政治力量必须获得国内民众与媒体的持久支持,其极尽渲染中国威胁论。

2、网络空间为美国围堵派提供了一个诋毁中国以凝聚美国国内对华强硬战略共识的重要工具。

美国网络领域内对中国的丑化:(1)中国发展快是因为会窃密。1990年中国核技术发展迅速,美国出台了《考克斯报告》;当前中国经济发展迅速,美国掀起对华网络指控。

(2)美国认为网络间谍各国都搞,但自我标榜不从事商业网络间谍活动,而指责中国大搞商业网络间谍活动。这实际上是美国网络双重标准体现,是将正常网络经济活动政治化。

3、网络安全领域纷争是中美深层次战略互信缺失外在表征。美国国内反华力量利用包括网络空间矛盾在内众多议题最大限度扩大中美之间的战略猜忌。

当前美对华战略围堵态势逐渐清晰化。不论是美国决策圈内强调意识形态与价值观的自由派,还是强调军事实力的现实派,其对华政策的基调都主张强硬。这也是奥巴马对华政策越来越富挑衅性的主因。

客观而言,美国在网络空间相关技术领域优势明显,对网络空间的军事化实施最早且系统。网络战略从最初的防御为主发展到今天越来越强攻击性。这对其他各国网络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4、2014年5月14日,在美国大西洋理事会“混乱的地缘政治”(Disrupting Geopolitics)会以上,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普西(Martin Dempsey)将美国应对的主要威胁概括为:“2-2-2-1”,即:中国和俄罗斯两个大国、朝鲜和伊朗两个中等国家、“基地组织”和跨国犯罪两个网络、网络安全。这是奥巴马政府首次明确将中、俄与“基地组织”、朝鲜、伊朗等一并提及,并称为美国的安全威胁。这很大程度上是美国内部对中国敌友界定的一个总结。美对华伙伴国家界定正在向更具威胁性国家界定过渡。网络领域内美国对华一味指责可谓对美对华总体强硬战略的一个较新维度。

(二)斯诺登事件与中国对美政策

1、中国坚持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中美关系中特有现象:中美之间破坏性举措往往由美国实施,而建设性举措往往由中国实施。

2、中方强调在网络安全上双方有共同关切,应进行合作,使网络安全成为中美合作新亮点。中美成立了网络工作小组。但美国政府驾驭国内形势的能力不断降低,对中国指责事件不断出现。美司法部对中国军人的指控可谓最新个案。

3、中国对美的这种建设性举措与其他国家对美网络监控的反应形成强烈反差。2013年斯诺登(Edward Snowden)揭秘国家安全局(NSA)监听事件后,美国与拉美多国关系骤冷,美国与其欧洲盟国关系波折。中美关系则总体稳定。

结论:鉴于美国“零和思维”观念,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能否构建成功关键取决于中国自身对美战略与实力。

 

二斯诺登事件与中美竞争新维度

(一)、网络安全是中美双方决策层关注的关键问题。

(1)2013年初奥巴马致习主席任职贺电中专门提及网络安全问题。2013年6月,中美元首加州安纳伯格庄园会晤,网络安全成为会晤焦点。“斯诺登事件”随即引发人们对美国滥用网络的谴责和担忧。

(2)由斯诺登所披露的“棱镜计划”和“秘钥”(Xkeycore)等项目显示,对网络的监控不仅涉及网页浏览记录、搜索记录、电子邮件内容,还包括在线聊天记录,甚至是元数据。

(3)美国政府对网络领域内的监控已远远超出了法律和道德底线。

(二)、美国政府秉持不认错旧传统,无端指责中国。

(1)无端指责中国对互联网的管制侵害了互联网自由。

(2)无端指责中国政府支持针对美国企业服务器的黑客行为。

(3)美国对网络安全问题政策立场尽显霸权本质。(a)2013年战略与经济对话,美国公开无端指责中国让斯诺登离开香港的做法;(b)竭力为美国情报机构侵入中国主干服务器辩护;(c)继续无端指责中国通过互联网入侵来窃取美国公司知识产权的行为。

斯诺登事件表明:美国政府威胁着网络安全与网络自由。美国情报部门和网络部队利用自身技术优势在监控全球互联网,甚至渗透和攻击其他国家的主干服务器。中美网络安全问题博弈美国保持强势。

(三)网络空间对中美关系的国际政治含义

(1)网络空间催生政治演变,“颜色革命”、“阿拉伯之春”、“占领华尔街”等重大事件中,网络作用至为关键。网络空间领域活动对一个国家转型发挥重大影响。中美相互演变“拔河”中,网络成为利器。

(2)美国网络安全政策的两面性。美国反复宣扬开放、繁荣、安全的全球网络空间。但将网络空间看做是一个大国竞争的全新领域。美国谋求的是美国指导和支配下的网络空间,以美国公司、研究机构、非政府组织与政府之间的复杂网络关系为支撑。

(3)网络空间规则制定涉及美国霸权与中国发展权,中美对此不敢忽视。美国根据维持其霸权的一贯作风,对所有对其网络霸权构成挑战的国家进行抹黑或边缘化。

美对中国网络指责可谓无所不用其极,蓝翔技校是培养厨师的地方,竟被美国当做是黑客汇集地。

美国对斯诺登事件的处理方式表明:美国所宣扬的网络自由的政治含义异常明显,不具备说服力。

(四)美国将他国发展速度快都归因于他国使用了不正当手段,没有进行公平竞争。

(1)2013年的国情咨文里,奥巴马总统又再度非常严肃告诉美国国会的议员们:凡是在竞争中击败了美国公司的,都作弊了。这就为成为美国监控的理由。

中情局前主任R. James Woolsey撰文“为何我们监视盟友”,明确告诉欧洲议会:我们就是用了名为“梯队”的电子监控系统监视你们的公司了,因为你们搞商业贿赂,否则成本、技术、质量各方面全面落后的欧洲企业是不可能在商业竞争中战胜美国公司的。

(2)中国经济发展向好,美国无端认为是中国窃取美国机密而致。

美国关于中国情报与军事机构窃取美国工业技术后进而制造产品与美国竞争的指责空洞乏力。其专门针对中、俄、伊朗、朝鲜的指责更揭示其明显的政治意图。

斯诺登事件及最近美司法部起诉中国5位军人事件表明:中国是受害方,美国则是加害方。美国对中国的反复指责的无端性得到充分证明。美国是从权力角逐角度看待中美网络空间纷争,难以客观。

 

三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构建需要美国公众监督好美国政府

(一)美国政府侵害网络安全和个人自由

美国政府本身在国内违宪、国际违规越走越远。

(1)美国宣布“起诉”5名中国黑客后第二天,“美国自由法案”的文本被提交到众议院进行审核,依然保留美国政府搜集美国公民数据的内容。而这恰恰是美国民众在棱镜项目被披露后,反弹最激烈的部分,也是奥巴马政府誓言要大幅度改革的部分。美国政府在保证民众自由方面做得差强人意,采取了民众与政府关注议题双重标准的做法。美国国安局与中央情报局大规模收集美国本地电话记录和私人网络信息实际是违背其宪法行为。

(2)美国的“监听合理”逻辑混淆是非。美国政府坚持即使在商业谈判中运用了国家情报能力,也是为了“公平竞争”。除了欧盟之外,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20世纪90年代的美日贸易谈判,美国同样窃听了日本谈判代表的信息。

美国在网络监听问题上实施双重标准,不是在保护网络安全,而是在破坏网络安全。美国为他国树立了一个“坏榜样”。

(二)对美国政府最有效的约束力量来自美国国内

1、斯诺登事件导致国会迫使奥巴马政府公开了其全球监控系统。

美国国内在讨论有关监控计划的合法性问题时,奥巴马政府遭遇来自国会的直接压力。

斯诺登坚持:美国政府频繁违宪行为超出了能够忍受的正常限度。因此,它是在真正的捍卫美国宪法,而美国政府则是在破坏美国宪法。

美国参议员Rand Paul认为斯诺登是非暴力反恐人士,堪比马丁·路德·金。民主党众议员John Lewis认为斯诺登堪比甘地,斯诺登智慧勇气可嘉。斯诺登的父亲朗尼(Lon Snowden)2013年8月7日接受采访谈及美俄莫斯科会晤取消一事,他认为,致使斯诺登事件发展到今天这个局面罪不在俄罗斯,而在于美国情报机构所实施的那些侵犯美公民宪法权利的行为。“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俄罗斯。现在的斗争已和俄罗斯无关,而是就在这里(美国)。”

2、美国发出的中国频繁攻击美国的无端指责因斯诺登事件而失去吸引力。中国实际上与斯诺登没有任何关系。

中国立场融合性强:网络安全问题不应当如同人权或宗教问题那样而成为中美存在深刻分歧而难以弥合的议题,而应当成为如同经济议题那样在彼此关系中发挥总体建设性功能的议题。

3、美国政府实际上并未汲取斯诺登事件对中美关系的重大潜在威胁,反而变本加厉指责中国军人窃取美国商业利益。

美国将中国看做战略竞争对手的战略意图明显。网络空间是双方展现各自实力的新场所。

帮助美国公众更好的监督美国政府是中国打造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不可或缺因素。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