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涛:我们在互联网威慑情报上还没有显著的触动和进步
2014-06-07 16:44:45
  • 0
  • 1
  • 0
  • 0

去年今天,非常巧,斯诺登刚到香港,而我刚从莫斯科参加俄罗斯黑客大会回来。当时在俄罗斯黑客大会上,我做的演讲是关于中国黑客话题的,是在为之前美国炒作APT1报告带来的喧嚣做些抗辩,澄清一些被媒体妖魔化的描述,比如包括国家网络战和民间网络战的区别。在俄罗斯黑客大会上,我们可以看到大会的开放性和内容多样性以及国家化与俄罗斯的自信与实力以及年轻的俄罗斯黑客的活力交相辉映。而美国即将召开的DEFCON安全大会最近却放了一个可能限制中国黑客签证的新闻出来,而推动者就是那位被戏称为美国队长和美国“粪青”众议员迈克罗杰斯(推动审查华为也是他)。

我注意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最近这些年,几乎每年上半年,外媒在春夏之交往往会相对比较集中的炒作中国黑客威胁论。当然我们不用阴谋论来解释,但是它确实发生在这个时候。从这一年过去以后,我觉得我们在舆论上做了很多道德功课但是在互联网威慑情报上并没有显著的触动和进步。我们受到启发是在2001年,当时美国一家机构,主要成员来自如退役的CIA、军队雇员,它们组成的一家专门致力于互联网威慑情报公司,它们主要的研究成果之一就是世界各国的黑客活动报告。我当时拿到他们对鹰盟60多页积累多年的报告非常震惊,这说明他们并不是因为某个具体的黑客事件才开始关注我们。而且它不仅只针对中国,包括对印度、俄罗斯甚至中东的。后来该公司也被一家美国公司收购了,而那家美国公司恰恰又是在互联网站安全认证与管理上非常出名的公司。

昨天外交部提了一个互联网四项原则,但其中关于主权和共治涉及很多的操作看起来完美但存在很多操作上的不可确定性。今天是斯诺登事件一周年,也是诺曼底登陆70周年,但是我们知道历史上二战胜利短暂的喧嚣后很快就形成了一个漫长的冷战时期。 所以未来会是怎样的走向和趋势以及影响力也取决于在座的专家智慧等各个层面的共同作用。在这个非常重要的拐点或时机我觉得我们作为安全领域的专家或从业者,一定要心怀对历史与社会进步发展的敬畏,并将战略上的智慧与产业发展等方面结合去权衡演绎。应该体现大国的体量和自信,循序渐进,有章有法,安全最终还是要为我们的产业和经济发展去服务。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