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华:如何让市场去探索我们将来城市客运服务创新
2015-06-15 14:30:00
  • 0
  • 1
  • 2
  • 0

主要观点:1、解决四大首要问题是关键;2、更多的不确定性需要社会各界以及政府来把控;2、互联网企业的发展应当紧密结合国家未来发展的路线进行布局。

 

按照国家发展的要求,以及国家发改委安排,原来搞城市规划的一个团队整体到发改委系统从事新型城镇化工作。经济学和我们国家的城镇化之间的关系。而矛盾点在于,经济学是一门时间序列的解释性的学科,而传统的空间规划和各种交通设施的安排是各种资源的行动安排。所以我们关键面临很大一个问题,经济工作和城市发展建设工作二者是脱节的。要解决这个问题只有让知和并行起来。经济学家们基于经济学的视野去看专车,是从提高各种生产要素配置效率的角度。同样做具体空间合理的安排,也需要从这个角度去看经济,也是为了提高我们的经济效率。

如何解决暴利、宗教、政治以及市场所涉及的问题

第一个,简单来说配置资源有四种方式:暴利、宗教、政治和市场。我们这个国家是一个没有宗教的国家,所以宗教在我们整个市场要素里面发挥的作用很弱。但是我们能看到暴利、政治和市场配置资源带来的一些关系。所以这里面不妨把这个扩大一下,过去的暴利拆迁显然是看不到市场的,更多的是政治和暴利结合。回过头再来看传统的城市客运服务,我们在座的不少人搭过黑车,也搭过正规的出租车的黑服务,给你绕路,一口价等等,其实这些都是属于暴利的一种形式的体现而已。

今年十八届三中全会告诉我们,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因为市场在配置资源中效力最高,这是我们第一个大的前提。第二个,市场在配制资源中可能面临很大的问题,就是它的不确定性,我们就需要来探讨人类在经济发展史上这种确定性和不确定性的问题,因为我们知道从落地第一天起就面临着巨大的不确定性,人的内心渴望追求理想的确定性。讲到确定性,我们就自然想到我们过去的计划经济,计划经济就是解决一个高度的确定性,也是李克强总理讲的,什么时间种什么,什么时间收什么,都给规定好,最后的结果就是大家连饭都吃不上。同样,苏联的经济学家卢克夫在1964年进行了深刻的反思,他曾举例说,苏联要想把1964年的国民经济计划做好的话,全部苏联人把手上的工作都停下来只做国民经济规划,什么时候能做好呢——到1982年才能把1964年社会经济规划做好。过去的一百年,充分证明了以苏联为代表的计划经济的全面失败,这是高度确定性的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

第二个,我们看一下我们的邻居,日本。我们说日本过去的经济是失去的30年,我们说日本失去的30年是因为老龄化。其实日本真正可怕的是其进入了高度确定性的社会。确定到什么程度呢?一个年轻人从大学学校出来之后,首先想到的他的选择就是去这些东芝这样的大企业,而大企业也不敢开除这个年轻人,带来了日本社会的高度确定。前一段KBS电视台有一个统计,日本允许年轻人创业失败的次数是1.14次,中国和美国允许年轻人创业失败的次数是2.89次。所以从互联网产业的发展我们可以看到,互联网企业在全世界前20名的,要不是美国的,要不是中国的,欧洲、日韩基本上没有。高度确定性的对面就是它的不确定性,我们人从诞生的第一刻起,就很惧怕不确定性,但是不确定性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可以去冒险,从而才意味着我们有机会去创新。所以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我们今天既然要走创新驱动、创新发展的道路,我们要呵护这种不确定性,拥抱这种不确定性,才能真正走出未来发展的道路。

第三个方面来看一下互联网+下的这个确定性和不确定性的关系。显然,我们看到互联网+首先是解决了传统出租车产业在城市客运服务上一系列的不确定性,包括它的交易的一次性,它的服务非后效性等等一系列问题。这是第一方面。第二个方面,也是像刚才吕老师说的带来了生产要素极大的突破。大量的小汽车——我们知道我们国家现在的汽车产销量已经是全球第一,远远超过美国,去年是2300万——进入家庭之后,一天最多用两个小时,在北京可能还乘以七分之六,因为有一天不能用,从而大量的汽车资源是闲置的。我们通过互联网+把这个资源发挥起来,市场从这个角度上大大提高了生产资源的利用效率,我想这一点应该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

第四方面,我也想强调一下,滴滴顺风车模式的推出,其实不但给我们带来了出行的便利,更重要的是真正给我们带来了一次新的生活方式或者一种新的体验。它的体验在哪儿呢?我想就拿我自己现身说法,我今天早上从奥林匹克公园打顺风车到这儿来,司机是什么人呢?是我们某部委的一位处长,于是我俩就围绕中国城镇化的发展探讨城镇化的问题。显然这半个小时的出行,不仅解决了出行的问题,信息交流的收获还可能是非常大的。但在传统情况下,这两个人通常这一辈子也是遇不到的,所以是互联网+让拼车的业务真正给你带来了优质的新体验。所以呼吁大家不但要关注专车市场,也要关注拼车市场。因为这些服务创新都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一系列很明显的确定性,对我们的出行带来了保证和极大改善。

更多的不确定性需要社会各界以及政府的把控

但是同样,这里面我们又面临着新的不确定性,不确定性在哪儿呢?

第一,互联网+专车的形式,它的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到底在哪儿?现在完全靠烧钱。也许你的发展路径是希望有一天把出租车取代了,把我国出租车市场一年几百亿,一千亿的钱拿出来,在互联网企业分享。但这一点恰恰是政府所担心的:这样烧钱,如果不烧了,城市客运市场怎么办?我们国家一出去都要找政府,出租车出行还有公益性、公共服务的某些特点,所以这是让政府不放心放松管制的第一个方面。

第二,信息安全。信息安全问题可以分成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乘客和司机之间的私人信息,应该保护起来,谁来保护,什么样的制度来保护,都应该有明确的规定。第二个部分,大量的信息难免牵扯到国家的公共安全,这个也应该国家保护起来。还有,我们出行有大量的数据,其实我们的移动互联网企业可以利用这些资源创造新的应用,创造新的价值。这些价值,这些资源怎么去界定,相应的制度设计也应该引起我们各个方面的重视。第三部分,毕竟是新的业态,我们传统的车辆出行的保险体系,要不是针对出租车的,要不是针对私家车的,而专车实际上是介于出租车和私家车之间的一种业态。这种业态我们国家未来的金融创新,保险服务创新体系怎么去支撑?当然,这一方面也有不确定性,恰恰是些不决定性都应该受我们积极的去拥抱,去呵护。这样,我们的城市才能有好的发展。个人呼吁,不要再纠结于这个车辆是黑是白,这个司机是黑是白,关键是看服务,你的服务是不是白的,其他都是其次。我们未来的一系列标准体系,都要围绕它的服务来设计框架。当然了,最后我认为我们这个行业未来的发展,一定跟我们国家大的发展战略结合起来,我们国家面临着全球的最大的一次机遇,诺贝尔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说过,美国的科技和中国的城镇化是人类21世纪两件最关键的事情。

未来互联网应与国家未来发展紧密结合

我们交通服务创新也应该和我们的城镇化有更好的结合。我们国家现在大家也知道,经济下滑形式是非常严峻的,从上到下面地方的执政者,都有非常迫切的需求。大家知道我们国家从外需型转到内需型,空间在哪儿?就在我们国家新型城镇化这篇大文章上。移动互联网的企业能不能不要再纠结于自己之间的这种情况,为政府考虑考虑,城市客运服务创新怎么支持城市有更好的发展才是应该思考的。一个人的发展不在于自身取得什么,而在于你能支持多少人取得成功。未来互联网企业的发展不在于市场份额有多大,在于你能否支持好我们国家这种新型城镇化的大战略取得成功。当然,我相信在他取得成功的同时,一定有相应的财富在那里。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