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钢:中国应当在虚拟空间“横刀立马”
2014-06-10 15:00:48
  • 0
  • 0
  • 0
  • 0

中国应当在虚拟空间“横刀立马”

             ——斯诺登事件一周年研讨会发言

胡钢

一、美国法院的秘密判决背离了国际通行的司法准则

斯诺登最初披露出来的是美国对外情报监控法院(FISC)根据美国《对外情报监控法》(FISA)所做出的正式的严格保密的判决书。这些判决书的核心是允许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或者其他的美国情报监控机关可以监控美国或者全球很多机构或个人。全世界这才知道,原来美国整个的体系,包括它的司法体系,已经是对很多普通人或者很多国内外机构和个人采取长时间、大规模的监控,所以才掀起了全球范围的轩然大波,可谓天怒人怨。通过研读,这些判决书全都明确表明了属于“秘密”或“绝密”。而判决书的全文较之常见的英美法院判决书而言,在事实认定、法律适用、案例援引等方面都十分简单粗糙。有的“绝密”判决书仅仅就一页,简单批准NSA实施监控了事。这些都明显违背了国际司法所共同遵守的司法公开原则和司法审慎原则,为国际司法界所不齿。

二、美国立法已沦为非法监控的遮羞布

    美国有关情报监控立法是复杂和不断完善的。1978年,美国在总结其过往经验的基础上,制定了关于反恐怖、反间谍、情报收集等活动以及秘密司法程序的基本法——《对外情报监控法》(FISA)。“911事件”后,美国又以“反恐”为名,通过2001年《爱国者法》(USA PATRIOT ACT)、2007年《保护美国法》(Protect America Act of 2007)、2008年《对外情报监控法增补法》(FISA Amendments Act of 2008)等法律,持续性的强化了美国对外情报监控的广度、深度和力度,几乎达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而法律,实际已经沦为美国无耻监控行为的遮羞布而已。仅一二年,美国又在大力推动《国家网络安全和关键基础设施法保护法》(National Cybersecurity and Critical Infrastructure Protection Act,简称NCCIP Act),现在已经修改到了2014年版本了。美国在网络安全、信息安全方面已经有了很多立法,还如此用心良苦,值得我们警醒。

三、美国的非法监控正面临国内外的法律压力

    斯诺登事件后,全球很多个人组织都针对美国的非法监控行为采取了诉讼等法律措施。仅在美国,自称追求“法律、自由、隐私”的电子前线基金会(EFF)等全球约200家网站组成的联盟就于6月5日开展了“重置网络”(Reset the Net)行动,以携手反对美国政府实施的大规模监听项目,并采取应对措施。该行动得到了斯诺登的公开支持。而早在2008年,EFF就代表美国数百万公众,依据美国宪法等法律起诉美国政府、美国国家安全局、小布什总统和奥巴马总统等的非法监控行为,并要求被告承担惩罚性赔偿。去年美国法官做了一个简易的裁决,驳回了美国政府方面有关国家利益的抗辩,本案继续审理。而最近德国联邦总检察长哈拉尔德・朗格也决定对美国情报机构监听德国总理默克尔手机一事启动刑事调查。我们对此应当密切关注,适时推出综合应对措施。

    四、中国应当加快网络立法进程

2月27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习近平指出,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没有信息化就没有现代化。习近平强调,要抓紧制定立法规划,完善互联网信息内容管理、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保护等法律法规,依法治理网络空间,维护公民合法权益。4月1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布,为进一步加强网络安全工作,将制定《网络安全法》,并将《网络安全法》列入了的2014年立法计划的预备项目。为了加强网络安全这一涉及国家安危的重点领域立法,建议加快有关网络安全和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网络安全法》立法调研工作,尽早出台《网络安全法》,以维护国家网络安全。同时,建议加快《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的修订工作,并适时升级为《互联网信息服务法》,以保障网络信息内容安全,并促进网络信息服务发展。另外,为加强公民网络信息相关权益的保护,《公民个人信息和隐私保护法》的立法工作,也应配套有序开展。

如何网络虚拟空间是一片辽阔的草原,那么自主可控的网络软硬件就是一匹骏马,而健全完备的网络法律制度就是勇士的铠甲和大刀。唯如此,中国才能“横刀立马真将军”。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