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有志:网络空间特质、挑战与中国网络空间治理
2014-06-07 16:37:17
  • 0
  • 1
  • 0
  • 0

斯诺登事件给我们造成两个影响:一个是对中国及时施以援手。第二,提醒我们要积极反思,美国一边侵入中国的企业一边指控我们的军人。美国侵入华为,以正当的国家利益为由,合理合法。反过来指责我们就不合理合法,这是典型的双重标准。

网络空间特质

网络空间规模是“无限化”的,在传统空间或者陆海空天中主权是有边界的,网络空间是没有的,所以物理上突破了,所以网络主权能不能搬用值得商榷。另外经济文化一般属于低政治的,网络空间更多的突出的是军事和政治,这个高政治属性。

全球网络空间治理

《布达佩斯公约》2001年版是欧洲提出来的,美国强大有它的强大的基因,它加进去之后总能反客为主,进去以后就推美版的,以这个为蓝本要求其他国家加入。十年以后,2011年的时候,中俄,还有乌塔四个国家提出所谓信息安全的规则,我们强调的还是说希望在国家当中扮演一个比较具有自由和重要的角色。它们是两套体系,能不能有兼容,未来可能是一个博弈的过程。

网络空间的三大挑战

第一,网络挑战与多元治理。多元治理主体除了主权国家,和一些组织,甚至还有网络世界的独狼,因为有一些水平极高的黑客我们这边有红客联盟,黑客联盟等等。

第二,网络发达国家和网络发展中国家,简单说就是网络不发达国家,这个差距其实会越来越大。有专家说网络空间是新兴领域,中国追赶起来比较快。也有专家表示,在这个领域我们可能比在传统领域差距中更大。

第三,网络霸权国与网络大国。中国毫无疑问是网络空间大国,因为从网民数量,新的一次是六亿多,这还是到2013年12月的时候,增长速度可以看出。

中国的参与路径

“司“——如何避免九龙治海

中国毫无疑问是网络空间大国,在十八大的指示下,网络安全已经被提到很重要的位置,除了国安委组长之外,下面的更为关键,有发改委、总参等等,我们怎么来防止九龙治海的方式,在这里面也会出现九龙治网,怎么样让它各司其职, 从而加快网络安全布局。

    

“诺”——亮出网络空间红绿灯

在其他国家纷纷出台了各种国家安全战略的时候,我们国家在这方面也应该做出。诺,一方面,正面来看是直接亮明我们的态度,这叫给的是绿灯。另一方面我们要立法筹划中国的互联网安全法,这个就是划红线。为什么美国侵入华为叫合理正当,或者我们侵入你的商业网络就是不合法不合理,被起诉。

 

“登”——技术上的攀登

无论是技术层面的,还是理念层面的,我们要有勇于攀登的精神,一方面怎么样做到自主可控,另一方面要积极应对发生的各种事情。在技术个理念上突破固有思想,在网络空间中实现中国梦、强国梦。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