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健:应建立独立客观的网络空间战略评估体系
2014-06-07 16:23:25
  • 0
  • 1
  • 1
  • 0

观点之一:个人道德观、群体道德观与国家道德不在一个层面,不能以个人道德观去诠释美国政府的道德观。

观点之二:情报分为人力情报、信号情报、开源情报等,其本质就是获取对方未知信息的活动。站在国家或机构角度,只要没有违法证据就不能认定为违法行为,当然留下违法证据就叫“犯罪”。而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的全球监控项目是有法律依据的,并非枉自行为——类同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国家安全局有些事情是直接向总统和国防部长负责的,它没有必要向国会负责。2014年1月17日奥巴马签发的第28号美国总统政策指令《信号情报活动》对美国信号情报活动的政策和程序进行了再次明确。

观点之三:以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为中心,实施尽可能范围的信号监控,是任何一个国家都在进行的事,唯一有所区别的是作为与不作为,技术高超与技不如人。所以,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的全球信号监控任务不会停止,只会更加隐密。

观点之四:去年的黑客门事件与起诉中国五名军人,是美对华实施战略传播的一种手段,旨在打击我军网络空间整体作战能力。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一种作战行动,而非一时兴起的无赖行为。

启示:应建立独立客观的网络空间战略评估体系,对已知的和未知的网络风险进行评估、推演,以协助中国制定正确的网络空间战略。没有经过客观的评估,我们所谓的战略可能都是经不起实验的。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